罗永浩看好的AR也在悄悄改变音乐产业

2022年7月6日 作者 admin

编辑导语:AR已经在音乐领域实践了十几年,AR在音乐领域实践了那么久,AR距离改变音乐产业还有多远?本文就此问题做了分析和解答,一起来看看吧。

编辑导语:AR已经在音乐领域实践了十几年,AR在音乐领域实践了那么久,AR距离改变音乐产业还有多远?本文就此问题做了分析和解答,一起来看看吧。

“AR是下一代计算平台”,这是罗永浩在解释自己为什么选择进军AR市场时,给出的一个理由。

“计算平台”四个字,意味着这是一个信息控制的中枢,比如现在的电脑和手机。发展到现在,我们都很清楚,电脑和手机给音乐行业带来的冲击有多大,它颠覆了一整套的商业逻辑,带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范式转移”。

音乐领域里的AR实践已经持续十多年了,尽管受到技术发展的限制,AR技术在音乐领域相比“实用”更接近于“实验”,但零零散散的案例已经预示着,如果AR真的是下一代计算平台,它必然有可能像电脑或手机那样给音乐产业带来新的变化。

AR是Augmented Reality的缩写,翻译成中文是“增强现实”。从字面上就可以看出这种前沿技术的“实用场景”:存在于现实世界中的对象通过计算机生成的感知信息得到增强。

一般认为,AR 包含三个基本特征:真实和虚拟世界的结合、实时交互以及虚拟和线D 配准。

视频是AR/VR团队Trixi Studios做的一个小实验,利用AR技术把A-HA的经典MV《Take On Me》在家里,把MV场景叠加到了现实中的家庭环境里。这是AR应用的一个实验性的场景,但AR能做的事情,远远超出这一个案例。

Augmented Reality一词最初来自波音公司的研究人员托马斯·考德尔(Thomas P. Caudell)。工人们在飞机组装过程中遇到了问题,考德尔想到是否可以利用技术看透飞机的组装过程。

所以,有人说AR就像是物理世界的X光,你只需要一个AR设备,就可以物质所包含的结构和信息拆解出来。这有点像《七龙珠》里的能力探测器,也像电影《终结者》里机器人眼里安装的物体扫描仪,看到一个“人”,就知道是什么成分了。

但这仍然只是AR的使用场景之一。AR不仅可以看透一切,还可以“无中生有”,在现实中创造新的“景观”,比如让静态唱片封面动起来。

又比如,2018年,埃米纳姆(Eminem)推出了一个AR概念的APP,歌迷可以随时随地“召唤”出姆爷。

另一种“无中生有”是在现实中创造一个虚拟操作界面,人们无需实体按键也能够“空气作业”,这也是目前AR领域比较常见的实用化方向,它将会为人类带来新的交互方式,并因此衍生出更多的新玩法。

AR和VR(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的不同之处就在于,AR是基于现实的增强,是虚拟和现实的融合,而VR进入的是一个完全虚拟的世界,当然,这两种技术也常常有交叉应用之处,于是又有了MR(Mixed Reality,混合现实),AR、VR、MR统称为XR(Extended Reality,拓展现实)

2010年,蕾哈娜(Rihanna)为歌曲《Who’s That Chick》的MV打造了AR体验,这是主流艺人里比较早尝试AR技术的例子。尽管这更像是一个薯片营销的噱头,但AR在音乐领域的实验已经陆陆续续进行十多年了。除了上面提到的埃米纳姆,Radiohead、Sigur Rós、张杰等都曾经尝试过AR技术。

目前看来,AR在音乐的应用上更多是一种AR创业团队或平台的营销手段,对于广大音乐人来说,AR暂时还不太实用。不过,一些跟音乐相关的实用性技术也在开发中,比如AR乐器教学。

AR能给音乐带来什么?从已有的案例看,AR在音乐上的应用场景,目前主要集中在以下四个方面:

不久前,Live Nation宣布跟Snapchat合作,为一系列演唱会和音乐节推出AR体验。这是目前为止演出市场里较大规模的一次AR应用,而演出现场也正是未来AR技术的重要应用场景。

AR技术在演出市场里并不罕见,韩国偶像团体已经大量使用AR技术来营造奇幻的舞台效果,2020年,由于疫情的关系,国内外歌手纷纷做线上演出,让AR有了更多用武之地。比莉·艾利什(Billie Eilish)借助包括AR在内的XR技术所打造的线上演出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埃米纳姆于2018年推出的AR概念APP,曾应用于科切拉音乐节等现场演出。不久前,Coldplay为Music Of The Spheres世界巡演推出了一个APP,该APP里也加入了AR技术。

在AR技术成熟之前,AR的营销价值要大过实用价值。除了演唱会的应用,目前音乐领域的AR应用大都以营销为主。比如网易云音乐就跟多个品牌合作过AR营销。

2019年,游戏引擎Unity为了推广自己,与说唱歌手孩子气的甘比诺(Childish Gambino)合作开发了一个叫Pharos AR的APP,通过这个APP,借助增强现实技术,你可以穿越一条神奇的隧道,进入一个神奇的“甘比诺宇宙”。

歌手们的AR营销多见于短视频服务,因为短视频的AR滤镜已经比较普及,推出艺人专属AR滤镜成为近年来常见的营销方式。

2020年,凯莉·米洛(Kylie Minogue)推出新专辑《DISCO》的时候,就与Instagram合作,在IG上搞了一场限时1小时的AR秀,同时推出“Disco Spirit滤镜”。Sam Smith也曾和Spotify合作,为他的新歌《Diamonds》制作了一个具有“裸眼3D”效果的AR视频。

2017年,奥克兰交响乐坛曾经尝试过AR体验,观众可以一边看演出一边看到相应的乐谱。这对于乐迷来说,既是一种新体验,也是一种学习音乐的好方式。AR设备所实现的实时信息叠加,能帮乐迷更方便地探索音乐奥秘。

而在目前所有的音乐相关AR实践里,音乐教育是最值得期待的领域之一,AR很有可能给音乐教育带来颠覆性的教学方式。

一家日本公司曾经开发了一种教学全息影像,用户借助AR眼镜可以在全息影像的陪伴和指导下学习钢琴。这就意味着,或许有一天,郎朗能以虚拟分身的方式来给普通人教琴。

而且,在帮助音乐初学者更容易掌握技巧上,AR有着很大的应用空间。AR能够给音乐教学带来虚实结合的视觉引导,让音乐学习变得更加直观和有趣。曾经获得微软HoloLens应用开发冠军的Music Everywhere便是这样一个AR音乐教学应用。打开应用,会出现一个虚拟向导和乐队,一步步引导用户去学习音乐。

AR的魅力在于,它在创造新奇观的同时,也带来新的交互方式。后者具有更强的实用性,但由于技术要求较高,发展相对比较缓慢。

2017年,Magic Leap与Sigur Rós合作研发一个交互式音乐体验项目。就像Magic Leap的很多项目一样,Sigur Rós这个项目最终也不了了之,但该项目的交互方式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思考的方向。

2019年,Spotify推出AR歌单,用户可以借助AR/VR眼镜,把虚拟歌单布置在家里任何地方。去年,乐高和环球音乐合作推出了一个面向7-10岁儿童的音乐短视频服务VIDIYO,这个短视频服务最酷的一点是利用AR技术把乐高积木自动转换成动态视频,配上音乐,就是一支MV。

奇观和交互的结合也将给一些传统媒介带来新玩法。2019年,张杰的专辑《未·LIVE》实体版就使用了AR技术,给平面设计带来立体影像。2021年,芬兰一家科技公司借助AR技术推出了“虚拟实体唱片”,在AR的帮助下,流媒体上播放的专辑,可以转变为虚拟的实体唱片播放。

此外,MV和AR的结合也是一个可以预见的趋势,只不过,AR成像需要终端支持,上述一切能否真正影响音乐行业取决于AR设备的普及。

互联网给音乐带来的根本变化是什么?是把过去以实体产品形态示人的音乐变成了数据流,从此,音乐可以跟任何一种数字技术融合,并因此改变了音乐生态。这种改变,在智能手机时代表现得格外明显。智能手机所创造的“移动化场景”,甚至还最终完成了电脑没能完成的任务:拯救音乐产业。

假如AR成为新的计算平台,作为数据流的音乐,其传播模式、输出机制和分发渠道无疑将再次发生改变。

相比手机或电脑,AR把信息处理带入了三维空间。从二维到三维,数据处理将会出现指数级增长,yobo体育APP随之而来的是难以想象的新场景。一旦AR眼镜取代手机和电脑,成为新的信息控制终端,整个产业链条向AR技术转移,音乐市场的变化,将不仅仅只是奇观和交互那么简单了。

看看音乐产业发展的历史就知道了,每一次新媒介变革都会改变市场格局。电台给音乐产业带来了CBS、磁带和CD带来了索尼、互联网带来了苹果公司、流媒体带来了腾讯。AR时代无疑也将会诞生自己的Spotify,同时也会带来新的搅局者。

问题是,这一天什么时候到来?罗永浩给出的答案是“五年左右”。罗永浩说的“五年左右”是AR商业化条件基本成熟的时间点,但参照音乐产业的发展史,新终端达到一定消费量级便足以影响产业格局。

券商申万宏源认为,如果把AR定位为下一代终端,类比智能手机出货节奏,预计VR/AR硬件将在2025年首次突破1亿台。1亿是一个什么概念?1920年代末,收音机使用者超过1亿的时候,广播公司RCA吞并了唱片业的祖师爷胜利唱机公司,1992年,索尼随身听卖出1亿台的时候,索尼已经通过收购CBS唱片成立了索尼音乐。

AR技术的特殊性在于,无论奇观还是交互,都需要相关技术和设备的支持,这涉及复杂的技术栈和产业链,任何一个节点的技术缺陷,都有可能阻碍市场的发展。不说别的,AR所需要的光学成像技术到现在仍然没多成熟,也难怪何同学在试用了几款主流AR眼镜之后说:“就好像长大了才发现世界并没有奥特曼。”

AR还不是奥特曼,但已经看到光了。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先后有近20款AR眼镜发布,国内的AR眼镜产商Rokid已经开始布局自己的开发者生态。而且,在这个新市场里,闻风而动的不只有罗永浩,还有腾讯、字节跳动和苹果公司这样的巨头。传闻中,苹果的首款MR头盔将在2023年第二季度发布,这或许将成为AR市场走向普及的新起点。

总有一天,你会戴着AR眼镜去音乐节现场,看到各种奇幻场景、感受各种新鲜体验,也会戴着AR眼镜听音乐、学音乐、做音乐,音乐产业的故事也将由此改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