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晨报:美国体育的真实与谎言

在奥普拉脱口秀的开始,阿姆斯特朗就用这样干脆的回答破碎了所有人心中一个早已遥遥欲坠的英雄形象。尽管阿姆斯特朗被怀疑服用禁药的漫长故事早已演变为一场人们能预料到结局的电影,但当他亲口说出“Yes”时,那种从英雄到骗子的形象颠覆还是让全世界的人都为之一颤。

东窗事发之前,阿姆斯特朗在推特上的签名还是“5个孩子的父亲,7届环法自行车赛冠军,全职抗癌专家,兼职铁人三项运动员。”如今早已改为了“养育5个孩子。对抗癌症。任何时候只要有机会就会游泳、自行车、跑步、高尔夫。在1996年开始知道要有耐心,不过直到现在自己才真正意识到耐心的重要性,感谢耐心。”

不过,阿姆斯特朗的“耐心”和在奥普拉脱口秀上的“演说”并没有为他博得多少同情和好感,相反,是几乎一边倒的斥责和一堆接踵而至的法律诉讼。准备了112个问题的奥普拉承认阿姆斯特朗澄清事实的方式是她也没有料想到的,英国《每日电讯报》称为了准备上奥普拉的节目,阿姆斯特朗还特别雇佣了前白宫顾问、在莱温斯基丑闻中给总统克林顿提出建议的马克·法比亚尼来指导自己。但显然,现在连白宫顾问也救不了他了。

就在节目播出前后,国际奥委会宣布要求阿姆斯特朗归还2000年他在悉尼奥运会上获得的铜牌。而且尽管有消息说承认服药后,阿姆斯特朗的禁赛期可能会减少至4到8年,但现在他必须要面对身败名裂的现状和上亿美元的赔偿、以及涉嫌欺诈的起诉,而一旦缠上官司,他除了要付钱之外,还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已经表示要向阿姆斯特朗追讨百万英镑欠款,2004年该报记者率先报道了阿姆斯特朗曾在1999年环法赛中服用禁药,结果却被后者以侵害名誉权告上法庭并胜诉。此外,负责组织环法的法国自行车协会也在试图追回支付给阿姆斯特朗的350万美元奖金,总部位于达拉斯的SCA保险公司同样在向阿姆斯特朗追讨高达1200万美元的欠款,而如果对方拒不还钱,他们也将诉诸法律。

而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邮政曾为阿姆斯特朗团队提供了高达3060万美元作为2001年至2004年的赞助费,阿姆斯特朗的前队友兰迪斯已经以美国政府的名义向他提出涉嫌欺诈的诉讼。如果诉讼成功,阿姆斯特朗的团队就将面临上亿美元的赔偿。

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主席约翰·费伊说他看了奥普拉秀后,觉得自己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也没有听到。“这对我们毫无帮助,所有他说出来的信息我们早就知道了。我觉得他是在向人们发出请求,向人们传达他认错的信息,但他依旧会被终生禁赛,不会和之前有什么不一样。”费伊觉得这只是一次公关行为而已,而阿姆斯特朗坚持说自己在2005年后就不再服用禁药了也并不是事实,他只是想逃避法律上的处罚。

美国反兴奋剂机构(USADA)负责人特拉维斯·泰格特曾在几周前向阿姆斯特朗提出可以适当减刑,但需要他给出具体的信息例如是谁提供了禁药,有哪些参与贿赂的官员以及其他不被人所知的服用禁药行为。但按照费伊的话,“阿姆斯特朗对此毫不理睬。他选择了奥普拉而不是宣誓交代事实、给出证据……我们一点都不想知道美国反兴奋剂机构早就知道的事情,他需要妥善处理这件事,不只是在娱乐业里展示一些什么。”

泰格特认为阿姆斯特朗在正确的方向上迈出了一小步,“但如果他真心诚意悔过自新,就应该宣誓交代他使用兴奋剂的完整事实。”而国际奥委会副主席托马斯·巴克认为阿姆斯特朗在节目中的坦白“太少了,也太迟了”。“如果他真的热爱这项运动,想要收回至少一些信誉的话,他应该说出真相,和相关的机构合作。”托马斯说。

阿姆斯特朗前队友弗兰克·安德鲁的妻子、第一个揭露阿姆斯特朗服药的人贝琪·安德鲁同样对阿姆斯特朗在节目中的“坦白”提出了质疑。“他还在保护那些和他关系亲近的人,如果他想要自我救赎,那他并没有做出正确的举动……他没有回来(选择向USADA坦白细节),而是去了奥普拉秀,这可以看出他到底有多‘真诚’,他想要掌控他的故事。”

在安德鲁当时揭露这一丑闻后,阿姆斯特朗对他们夫妻二人做出了很长时间的攻击,说他们诽谤自己全是因为嫉妒和报复。“他欠我(真相和道歉)。”贝琪说。

除了“圈内人”的质疑,媒体和体坛同行们对他也毫不嘴软。英国《每日电讯报》记者布兰登·盖拉格发表评论文章认为在奥普拉秀,特别是第一集中,阿姆斯特朗就像在说另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自行车运动员一样,毫无感情。事实是,阿姆斯特朗直到第二集最后谈到自己孩子受到的影响时才开始有些动感情而泛泪。

阿姆斯特朗前队友泰勒·汉密尔顿也同意了布兰登的感受,他在第一天节目播完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说:“他从来不是一个能表达歉意的人,我也从来不认为他会有道歉的一天,他在访谈中没有表现出太多情感,起码在昨晚的节目中我没看到。”

而布兰登表示谎言还在继续,全世界仍然不知道那些涉事的名字、细节,阿姆斯特朗还是不愿意说出来。yobo体育官网登录布兰登说:“阿姆斯特朗明明知道米歇尔·法拉利(意大利医生,和阿姆斯特朗有非常密切的合作关系,被指控是让自行车运动员服用禁药的幕后操纵者)牵扯其中的一切细节,但他就是不说,他还在玩弄自行车界。他否认了2001年瑞士比赛中他服用禁药的事实,要知道随后在2002年他就给国际自行车联盟捐了12万5000美元,但他也否认了这是贿赂。这就是我们得到的所有信息吗?两个晚上的睡眠时间就这么没了,如果我订阅了奥普拉·温弗瑞网络频道,我一定会想要回我的钱。”

另一位记者尼克·霍尔特认为阿姆斯特朗在奥普拉的访谈后给世人留下了更多的疑问,而非答案。“他到底有没有在2009和2010年回归时服用禁药(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掌握的血液测试结果表明,05年之后阿姆斯特朗还服用过禁药)?关于2001年瑞士比赛后贿赂国际自行车联盟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有哪些人牵扯其中?”尼克说。

英国2008年奥运会公路自行车赛冠军库克认为阿姆斯特朗已遭众人唾弃,而可悲的是那些与阿姆斯特朗同时代竞争的清白运动员,他们的努力和损失将永远都无法弥补。在澳网参赛的德约科维奇认为有阿姆斯特朗这样的体坛败类,是体育的耻辱,他应该为此付出代价。

一位美国喜剧脱口秀主持人还开玩笑说“美国今年注射流感疫苗的数量和阿姆斯特朗在整个职业生涯中往自己身上扎针的次数一样多”。

事实上,美国体育圈始终都在真实和谎言间游走,兴奋剂丑闻绝非个案,而阿姆斯特朗事件的发生也绝非偶然,这和整个美国体育届、以及自行车运动的大环境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在巨大的利益和荣誉面前,运动员开始前仆后继的“以身试法”,通过嗑药来取得成绩上的提高、获得利益。而很多人由于长期服用兴奋剂,身体受到了巨大的伤害,有些运动员甚至最终死于服用兴奋剂。

1998年9月21日,美国田径史上有“花蝴蝶”之称的女飞人格里菲斯·乔伊娜在家中猝死,年仅38岁。德国反兴奋剂专家韦·弗兰克坚定地认为乔伊娜死亡的原因就是兴奋剂。

2003年,巴尔科实验室丑闻震惊世界,美国联邦调查局在当年10月宣布他们已掌握了该实验室向众多运动员提供禁药的证据,而在实验室负责人维克多·孔特招供出的27人客户名单中,包括了琼斯、蒙哥马利等9个美国田径世界冠军和棒球、橄榄球界的名将。

美国短跑传奇,奥运会九枚金牌得主卡尔·刘易斯在2003年也迫于压力终于承认自己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前服用禁药的事实,而且他坦言当时美国奥委会包庇了检测结果。此后,包括阿姆斯特朗前队友兰迪斯、百米飞人加特林等都曾深陷禁药风波,被查出药检呈阳性。

2007年,美国职业联盟的兴奋剂问题达到了顶峰,据MLB管理层的一份调查报告称:该联盟30支队伍都有选手使用兴奋剂,现役和退役球员多达85人,其中包括了“本垒打王”邦兹、扬基队传奇亚历克斯·罗德里格斯等顶尖球星,而美国职业橄榄球界同样如此。当时,很多体育爱好者都逐渐对职业联赛失去了信心。2008年,MLB出资300万美元与美国奥委会合作成立了反兴奋剂研究基金以遏止职业体坛兴奋剂泛滥的现象。

如今,阿姆斯特朗的倒下再次让美国、乃至世界体坛陷入了禁药阴霾中,这不仅对于自行车运动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同时也让顶尖运动员、和几乎所有运动都要遭受到更强烈的质疑。国际奥委会官员迪克·庞德称如果最终证实了国际自行车联合会也与此案有关联,那么自行车运动就将从奥运项目中消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